您所在的位置: > 奇人异事 > 灵异新宝3平台注册 > 日本怪谈:田所君鬼故事

日本怪谈:田所君鬼故事

阅读量:统计中... 【来源】:/

(新宝gg110线索网新宝gg110.net讯:)

       我念小学时有一个叫做田所君(化名)的同学。

  小五升小六的暑假之前我们都在同个班级。田所君的功课非常好。他称学校的图书馆为「根城」(当时我并不明白其中意义),因为看太多书导致近视而戴上了眼镜,我记得他很喜欢推理小说,还告诉我图书馆里有哪些好看的书。这就是冠有「阴沉」「书呆子」「眼镜」三个封号的田所君。以上种种特质加起来感觉就很容易被霸凌,幸好他有项别人望尘莫及的才能,那就是他「说鬼故事的功力非常深厚」。而且他说的故事全部都是自己的创作。现在想想鬼故事的来源应该都是他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故事,还有将当时发生的新宝3平台注册加进恐怖素材而已,毕竟只是个小学生。田所君彷佛有说不完的鬼故事,不管是谁都很崇拜他。因为全部的故事都是自创,所以他从没说过「我能看见幽灵」或是「有恶灵跟著你」这种骗鬼的话。「这只是我自己编的...」只要他一开始说故事,教室就会瞬间安静下来。同班同学都尊称他为「怪谈老师大王」(加个大王是为了表示比起学校老师我们更尊敬他)小学生经常会取这种意义不明的绰号。平常我们都叫他「大王」,几乎快要忘记他姓田所了。

  田所君曾经讲过两次并非创作的鬼故事。

  五年级的时候,他的鬼故事让全校兴起了空前的恐怖热潮,刚开始是每次到了休息时间就会举办鬼故事大会,接著钱仙流行了起来,占卜也大受欢迎。放学后跑去废屋和墓地试胆,到了晚上还不回家的小孩逐渐多了起来。这情况造成了严重的问题。家长抱怨从四面八方袭来,老师们也不得不想个对策,於是恐怖热潮暂时消停了一阵子。即使如此还是有许多人央求田所君说鬼故事。因为怕被老师和家长盯上,他开始说起第一则「非创作故事」。

  那个故事简单来说就是「言灵信仰」。「你们知道为什麼我在讲故事之前都要先声明「这只是我自己编的」吗? 只要这麼说你们就会在脑中想著「阿阿,这只是自创的故事」对吧? 其实这点非常的重要。」他和往常不同的语气让大家都露出了疑惑表情,当然我也是。田所君丝毫没有在意我们继续说道。「你们知道"言灵信仰"吧, 意思就是用字写下来的词语不具任何意义,但抱持著强烈的意志说出来的言语却会有很 大的力量。 比方说小武(化名)常常开玩笑地对我说「去死」对吧? 但是阿,如果他真的很讨厌我、憎恨我、对我抱有杀意的话会怎麼样呢? 这样的小武将所有怨恨化成语言对我说「去死」的话, 他强烈的意志就会附在言语之上传到我这里。 这样一来,言语传递过来后我就会死掉。被言灵杀死。」

  话说到这里小武已经快吓死了。但是其他人(包含我)都大笑著「光说话怎麼可能杀得了人阿!」那是当然的。如果真如田所君所言,每天光互杀就饱了。这学校是有多恐怖阿。「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大家都不是认真的。 也是有这种思考方式啦。 带著意念说出口的话就算不是自己的事也没关系,他人的心情也无所谓。 所以我每次开头才会故意说「这只是我自己编的」。」现场一片寂静。大家都不太能理解他所说的话。「你们还记得我之前说过"成群的人偶"这故事吗?听到的当下你们有什麼想法?」因为是不久前才听到的故事,所以大家都还有印象。

  有个小孩在和当红的玩具人偶玩耍时,不小心将它放入口中窒息而亡,制造商立刻回收检查。回收成堆的人偶受到孩子们「玩具突然被夺走的悲伤」及「还想跟人偶一起玩」等等强烈的意志所影响,这些意志又和死去的小孩所发出「寂寞」的怨念结合,人偶便形成一个集合体。而这个巨大的人偶集合体每晚会回到原本的小主人家里,实现他们「还想再一起玩」的愿望后,为了让已过世的孩子不再寂寞,人偶会使孩子们窒息死亡。这个故事的确很恐怖,但也只是田所君编造的而已。为了不让自己被当作跟小武一样的胆小鬼,我们虚张声势叫嚣著「反正那只是你编出来的而已嘛。」

  「我想说明的就是这个。 如果我说"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",你们又会怎麼想? 「我家的人偶没问题吗」「会不会跑来我家阿」「丢掉的人偶会跑回来吗」一定会出现 这些不安吧。 毕竟是真的发生过这种事阿。我无法保证大家的人偶不会出现这些情况。」大家听完都说不出话,我们之间弥漫的不安一口气爆发出来。那个是真实的新宝3平台注册吗?所以大王说的都是真的?难道从以前到现在所有故事都是?现场慌乱成一团。

  「哎呀、人偶的故事是假的你们可以放心啦。 不过现在大家不安的心情已经给了我的言语力量了呢。 如果只有一、两个人倒还不构成威胁,(能看到这里的都是真爱,哈哈,围巾男是大傻逼) 但要是有几十人甚至几百人都感到不安,心想著「搞不好真的会发生」的话, 这些念头就会聚集起来变成强大的意志。 你们知道这个意志如果依附在我的怪谈上会有什麼下场吗? 我所编造出来的故事就会成为事实。 「搞不好真的会发生」的念头越强,意志也会跟著变强,最终成为现实。 为了避免这种事发生,我一直以来都只讲自己创作的故事。」

  听完田所君的「非创作故事」后大家内心想的都是同一件事。「这下死定了。」也就是说可以想成"只要越害怕鬼故事,就越有可能成真。"现在想想他所说的跟言灵信仰完全没关系,这也能算某种程度的创作吧,但当时我们比起讨论言灵信仰的真假,更加恐惧於"只要害怕就会成真"这件事。田所君所说的「非创作故事」短时间内就在学校流传开来。这也是理所当然。田所君至今只讲自创故事的理由就是因为"害怕会使谎言成真"。为此学校的恐怖热潮也完全消退了。

  上面就是田所君的第一个「非创作故事」。

  恐怖风潮并没有死灰复燃的迹象,我们也升上了六年级。虽说热潮已经退散,但也不是完全不说鬼故事了,我们班还是经常沉迷於田所君的故事。偶尔也有别班的人会来听田所君讲故事。过程并没出过什麼问题,我们顶多只会占据放学后的空教室讲故事而已,所以老师也是睁只眼闭只眼。

  就在小学最后的暑假要结束时,田所君似乎健康出了点问题,第二学期刚开始就请了一个礼拜长假。我还记得他听到大家说「只有你一个人多放了一个礼拜暑假欸」时露出的虚弱微笑。不管怎麼样,被放生了一个礼拜的我们不断说著「好期待今天放学后阿」。放学后大家一如往常集中在教室,边交换著暑假趣事边听田所君讲故事。当时他所讲的是「盖子的故事」。内容如下。

  有个小学生趁暑假时一个人来到祖父母所居住的乡下游玩,虽说乡下但并非荒郊野外,而是个算得上繁荣的小镇。因为小学生的自由研究目标为神社和寺庙,所以就在当地的神社附近徘徊。来到村外小山上的神社时,他在神社后发现一个奇妙的东西。用木头做成的盖子。那是个直径约有150公分的圆盖,从脏污程度看来已经有相当的历史了。当小学生想拿起来仔细研究时才发现它意外的重,是个还满坚固的盖子。厚度大约有10公分,用木板层层组合而成。外表还看得出木头纹路,里头不知为何烂到发黑。

  小学生心想「既然有盖子,那应该有符合这个盖子的孔穴吧。」便开始在周围乱晃,但什麼也没发现,正在他打消念头准备回家时,突然灵机一动跑去观察神社内部。这个想法是正确的,神社里面放有跟它一样的盖子。装饰在祭坛上的盖子被好几条稻草绳层层围起。非常在意盖子的小学生进到神社内,走近被供奉的盖子。不可思议的是,盖子仅仅只是立在祭坛上头,并不像是要拿来盖什麼东西。被挑起好奇心的小学生伸手穿过草绳将盖子的背面转过来。虽然里头光线薄弱,但看得出有片和盖子同大的金属圆盘镶嵌在上面。这块金属板似乎也非常老旧,因为氧化黑漆漆的,好像是用铜或青铜所做成。

  小学生试著拔起金属板来研究,但是盖子和金属板密合在一起怎麼样也拔不起来。他放弃后想著至少要做点记录,就拍了金属板的内侧,还将它画在写生本上。从乡下回来后,虽然照片都有显像出来,但却没看到他最在意的金属板。跑去询问相片馆,对方说是有几张全黑的底片,按照拍摄的顺序来看,他能确定那就是金属板的照片。经小学生强烈恳求后,相片馆才勉强帮他冲洗出来。

  从那之后,小学生就不断被恶梦困扰著。他在梦中仍然不断尝试要将金属板和盖子分开,执著的程度已经到了即使指甲全都剥落了也不放弃,但还是一事无成,此时他就从梦中醒来了。随著日子一天天过去,小学生对金属板的好奇心也到了临界点。那天他照样梦到自己在和盖子奋战,唯一不同的是,盖子稍微松开了。小学生非常高兴。终於可以知道这是什麼了。但之后不管怎麼加深力道好像也只能到此为止。不过从那天开始,盖子每天都在梦里一点一点的分开,小学生难掩兴奋之情,每晚都和盖子缠斗著。即使醒来后也继续思考著盖子的事,暑假功课和自由研究也完全没动过。醒著的时间他只是盯著黑漆漆的照片看,或是一个劲描绘金属板的样子。

本文《日本怪谈:田所君鬼故事》网址:/QiRenYiShi/yisi/2931.html

上一篇:日本怪谈: 不该是这样 (不作死不会死) 下一篇:妹妹背着洋娃娃诡异版故事

最新评论